矿工大军决战丰水期:谁能找到最便宜的电,谁才能活下去
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4:12:00 来源:民间游戏娱乐-民间游戏网址-民间娱乐官网点击:10

  

  文 | 一本区块链 比萨

  2019年的丰水期,将从4月正式来临。

  在此后半年里,位于中国西南地区的4万多座水电站,将迎来电力产量高峰——每度电的价格,甚至会低至0.18元。

  在市场形势严峻的情况下,2019年的丰水期,意义更是不同于以往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都预测,在此期间,矿业将迎来大洗牌。

  一场规模空前的混战,即将开始。

  01 决战丰水期

  “云南裸电,不需要高压改造,丰水2万负荷,丰水电价1毛8……”

  近日,沉寂已久的矿工群突然活跃。一些矿场主纷纷发营销广告,招揽机器。

  他们的矿场,主要集中在云贵川三省。4月雨季来临后,这些地方就进入了丰水期。

  丰水期对矿业意味着什么?

  在这一时期,水电的价格会大幅下降。“在丰水期的云贵川矿场,电价甚至可以低到0.2元左右。”矿工cC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因此,丰水期的挖矿收益,远高于平时。有些矿场在丰水期的收益,能占全年收益的80%以上。

  还有很多矿场主只在丰水期挖矿——只要这半年做得好,就基本能收回建矿场和电费的成本,到下一个丰水期“就是净赚”。

  不只矿场主们在摩拳擦掌,矿工们也在为丰水期布局。

  “春节前,我们就开始备战丰水期了。”矿工陈明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他们做的,是寻找便宜的电力资源、囤积矿机,以便在丰水期到来的第一时间开始挖矿。

  一半是火焰,一半是海水。西南地区丰水期的临近,让新疆、内蒙的矿场主倍感压力——他们主要依靠火电挖矿。

  “现在内蒙和新疆的火电价格在0.24元到0.3元之间,是丰水期水电价格的133%以上。”新疆矿工吴迪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这样的价格,在丰水期毫无竞争力。

  而在币价低迷的当下,在弱肉强食的矿圈,只有拿到足够便宜的电,才能活下去。

  “让客户拉走机器是死,不让客户拉走机器,降低托管费用,一样也是死,只不过是早死晚死的问题。”吴迪说。

  一场恶仗,即将开打。

  “在2019年的这个丰水期,矿场主可能会进行最后的洗牌。”矿海会COO俞阳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02 踩坑无数

  为了降低成本,一部分使用火电的矿场主和矿工,会在丰水期与水电矿场合作,运机器过去挖矿。

  但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会遇到不胜枚举的坑。“矿圈的坑,能让你踩到天荒地老。”有矿场主表示。

  矿工陈平就是如此。2018年丰水期,他把自己的300台矿机,托管到了湖北十堰的一个矿场。

  刚开始的一个月,一切正常。但没过多久,矿场就开始经常停电。

  “是毫无理由的停电,矿场也不管。”陈平说。

  这并非个例。有的电站卖完电就出去集体休假,矿场一天停电N次,却找不到人处理。

  矿场停电,机器就无法挖矿。陈平准备把矿机运走,但矿场却各种搪塞,拖着不发货。

  “矿场的技术偷偷告诉我,是矿场老板不让发货。他把算力切到自己的账号上挖矿了。”陈平说。

  又拖了一个月,他总算拿到了自己的矿机,但是此前他预缴的一个月电费,矿场却没有退。

  为了避免扯皮,有部分火电矿场主索性自建丰水矿场。但他们,也逃不过各种坑。

  “最大的坑是,很多电站以低价吸引矿工,等你的矿场建好了,电站却开始坐地起价。” 矿场主王钊说。

  他的矿场建在四川的一个小水电站旁边。当时水电站给出的丰水期报价,是每度电0.13元,非常划算。

  短短一个半月后,他的矿场就建好了:3000个机位,耗资100万。

  就在准备上机器挖矿时,妖蛾子出现了——电站给他断了电,然后开始找各种理由加价。

  王钊只能同意。最后,每度电的价格变成了0.15元。

  不要小看这0.02元的差价。以蚂蚁S9矿机为例,每台矿机一天的耗电量,在33.6度左右。每度电增加0.02元,一台机器一天就要增加0.672元。3000台机器,每天就要增加2016元。一个月,就是6万元。

  但此时木已成舟。在电站面前,矿工是弱势群体,只能被动接受。

  在自建丰水矿场时,还有一个矿场主和矿工容易被坑的环节。它出在“中间人”这里。

  中间人,是指手中握着第一手电力资源的中介。很多矿场主只能从他们手中买电。

  中间人又分两类,一类是与电厂有直接关系的关系户,一类是专门卖电的二道贩子和部分兼职卖电的矿场主。

  2017年比特币行情好的时候,中间人和矿场恶意解约的情况,时有发生。

  在这时,中间人的套路是故意不正常供电,或找矿场没有通过电力稽查等理由,挤走矿场主,再提高电价,继续转卖。

  “没有死在行情里,全死在套路里。”一位矿工在回顾踩坑经历时,失望地说。

  03 未来

  “2019年,很可能矿工和矿场主都不好过。”俞阳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他预测,矿业的新一轮洗牌,会出现在今年8、9月。

  “5月到8月,一部分人还能扛过来。到了9月,全网算力达到峰值,他们可能就扛不住了。”他判断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俞阳认为,哪怕丰水期到来,矿工也不应急于上机器,盲目扩张。

  这是因为,届时,大量已经关机的机器会重新开机,全网算力很可能会在目前基础上翻一倍,矿机的单体收益会减半。

  这样一来,即使电力的成本大幅降低,矿工的收益也未必有保障。

  神马矿机副总张文成则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,丰水期的到来,对矿机生产公司来说,既有利,也有弊。

  他认为,一方面,丰水期的到来,可能会刺激二手矿机的交易,让矿机厂家去库存。

  另一方面,丰水期导致算力增长,矿机每T算力在单位时间内挖到的数字货币会减少,如果届时币价处于低位震荡,对新矿机的销售不利。

  对于矿工,他有两点建议:

  第一,设计好资源配置比例,为功耗高的矿机找丰水资源,而对功耗低的矿机,可适度配置更高成本的电力。

  第二,在资金允许的情况下,入手能耗比更优的大算力矿机,对冲算力增长。

  尽管丰水期尚未到来,但它的影响,正在逐渐显现。

  出海的矿场主,发现生意清淡了——有出海意愿的矿工,会优先选择国内的水电资源。

  “短期内对我们的影响非常明显。”伊朗某大型矿场负责人老李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但他认为,伊朗矿场的优势依然存在。比如当地电价,仍低于国内丰水期的水电。

  “毕竟丰水期只有半年,老矿工还是会选择更稳定的低价电力资源。”他表示。

  而在一部分矿场主积极备战丰水期的同时,另一部分矿场主正希望借助丰水期到来的消息,把矿场卖个好价钱。

  “年前到现在,来问价的客户有十来个。在价格合适的时候,我就准备出手。”一位矿场主如是说。

  “属于蚂蚁S9矿机的时代,可能很快就要结束了。”矿工吴迪感叹。

  S9曾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矿机。但现在,以1度电0.33元的价格计算,一台14.5T算力的S9矿机,电费占矿机收入的比例已经达到了74%。

  在此情况下,全网算力一旦大幅提升,很多矿工必然亏损,很多矿场可能倒闭。

  随着今年丰水期的到来,那个时代,正在渐行渐远。

  *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  (本文来自于界面)